辞凝/云梦江家

这里小辞请多指教w
江澄←他超好的☆☆☆

今天考试orz
间休的时候和女票Y聊天

聊到和纸片人谈恋爱:

Y:我的纸片人叠起来比你都高。

我:我的纸片人叠起来叠起来有一米八。

Y:噫,你真花心。(嫌弃)

我:(摆手)没事那都是老婆,我只有一个老公的。

Y:谁啊谁啊?

我:江澄啊。

Y:可是江澄单身狗啊。

我:有我他就不是单身啦~

Y:诶。。。我一个闺蜜也是这么说的。。。一模一         样。。

我:那是,我们舅妈都是统一战线的!你看我这么善良温婉——

Y:是挺善良,温婉就算了吧。

我:你再说一遍?

Y:你不温婉。

我:没事我还挺温情的!

Y:emmm。。。


温情:这锅我不背。

摸一发鹤岗!
尝试中性笔勾线😂
在比例和线条崩坏的边缘反复横跳
(ps手机像素渣爆了( ๑ŏ ﹏ ŏ๑ ))

原人设@三日月★華

哈尔滨,齐齐哈尔,大庆和佳木斯,
人设来源于 @三日月★華
深夜赶草图放飞自我😂😂😂

我真是越来越皮了😂😂😂

江枫渔火梦千盏——清明了,东北下雪了😂

    错结(1)

    玄泱公历 一五四七七二四年 五月

    “莲花儿,你当真要去?”宸影皱着好看的眉毛,冷冷的说:“你可别死在外面,没人给你收尸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就是另外的事了,就算真的罹难,不是有你吗?”江紫亭笑着调侃。
   
    “你......随你吧。”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,艳红色的衣衫在清冷的建筑中像是一丛火焰。
   
    “兄长。”江慵赋慢悠悠的飘过来,他今天换了水红的薄罗衫,脸色似乎更苍白了几分。“你一定要走吗?一定会有人趁你不在欺负我的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江紫亭看见他眼底笑意,指节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,回道:“有谁敢欺负你这个祖宗呀,我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?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伸手环住江紫亭,埋在他胸口嗅着清香。“都多大的人了,这样黏我像什么样子。”嘴上说着,却抄起江慵赋抱在怀中,倚在软椅上。怀中的人懒散得像是没有骨头,江紫亭沉默了一会,有些心疼的说:“赋儿,你又瘦了。”“唔?”江慵赋含混不清的哼了一声。“没事。”他顿了一下,补充道:“今天就委屈委屈你吧。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似乎有些不满他的这种说法,迷迷糊糊的说:“不委屈......”
   
    “哦?与其窝在我这里,与美人醉饮三千,谈笑风生不是更好╮( ̄▽ ̄)╭”
   
    “醉倒在美人怀里哪里比得上兄长温香软玉......兄长的温柔乡才是最醉人的......紫亭......”
   
    “......没大没小的。你身子都这样了,最近多少节制些。”江紫亭一阵头疼。“紫亭说什么都对。”江慵赋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怕是连他说什么都没听清就应承了下来。江紫亭拿他没办法,没再说话,搂着他哄着睡了。
   
    他把江慵赋小心抱回房间,掖好被角,悄声带好行李离开。只是前一刻还在酣睡的人,在他离开时瞬间清醒,趴在窗口凝望。
   
    “就算贪恋美姬,天天在脂粉堆里也是会腻的啊,这让我如何不时时念着兄长的好呢?”江慵赋眸色暗沉,一改平日里病恹恹的样子,信步回到天音阁取琴,本想直接离开,刚踏出主楼就被叫住了。
   
    说话的人站在窗下看着他,墨发蓝眸,薄厚适中的红唇漾着炫目的笑容。一袭白衣,宝蓝的祥云纹雅致,衬得那双眸子越发深邃。是同阁的诩晨,很明朗温厚的一个人,却又令人看不透。他和江慵赋的关系不错,见他看回来,还招招手。
   
    “你怎么了,脸色很差。”诩晨敲了敲桌子,问道:“喝一杯吗?”江慵赋收好琴,拂衣坐下,还是平常那副懒散的样子 却被诩晨嫌弃道:“喂喂,你这是什么意思,故意告诉我`爷很好,爷没事’就省省吧。”诩晨给他倒了杯酒,推到他跟前:“尝尝,今年新酿的醉玉楼。”江慵赋拈起瓷杯抿了一口。
   
    “好酒。香味清冽,看似浅淡实则浓郁醇香,入口不灼且略带一丝甘甜。今年加了灵仙界的榴杏花?”江慵赋可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。“就是有些太醉人了,就算是我也喝不了几杯啊。”江慵赋不禁为此感到一丝惋惜。
   
    “我的哥哥呀,你这舌头也太刁了,一缸酒里就拈了几朵进去。”诩晨一脸的不可置信。“你怎么尝出来的?”
   
    “兄长养的好罢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果然是你哥哥呀。”诩晨笑意更深了。
   
    “......”江慵赋没有回答,回身把半满的小酒杯对着外面的阳光,赞道:“这可是上好的薄胎瓷,你哪来的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先告诉我你和你哥怎么了,不会......吵架了?”诩晨接过他的杯子斟满,却不递给他,江慵赋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那修长五指下的白瓷小杯,有些缺少血色的手支着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——忧郁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有种病态美。只是在诩晨眼中就是缺爱的颓废小孩。
   
    “吵架而已,你平常不是很会说嘛,把你跟那些`红颜知己'说话时的甜言蜜语拿出一成就够哄好你哥的了。毕竟他那么疼你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他也只是疼我罢了,而且哥哥从来都不会和我吵,只要是不触及底线的事情,他都顺着我来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哦,不过你哥哥毕竟是一阁之主,就算你们那边体制类似帮派,没有多少事情,但他也没多少时间照顾你啊。。你这小孩子脾气恐怕就是你这好哥哥一手惯出来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就这么任性吗......还有我和天天黏着自己的娘亲的幼童不一样,我好歹也是个成年男子,我有独立的能力,努力一些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的(´._.`)”江慵赋趴在桌子上,难得的露出了委屈的表情。
   
    诩晨差点没笑出声来。“这般感人肺腑的话你应该和你哥哥说,他听了肯定会开,不,被你吓到哈哈哈。”江慵赋心里泛苦,想:我是真的希望有朝一日能将他护在身后啊。
   
    可惜这些话只能对自己说说罢了。
   
    他江慵赋这辈子也就只能靠着兄长混沌度日,在他为自己铺好的一方温暖天地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,看似逍遥自在率性潇洒,其实心中不知多少矛盾折磨。
   
    “兄长对我,实在太娇惯了啊。”江慵赋幽幽叹了一句,被酒精熏得发红的眼眶加上他苍白的脸色,看的人心里发酸。
   
    “唉,你们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忍了忍快挤出眼框的泪水,扯了扯被自己攥出褶的衣袖,声音低沉,仿佛哽咽:“只是我的痴心妄想罢了。得不到的终是不能强求啊。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,却越喝越难过,到最后伏在桌子上,连抽泣都不发出一丝声响,脆弱的肩无力而绝望的微微颤抖,求不来的,哪怕他付出仅剩的一颗真心也求不来的。
   
    诩晨觉得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,抬头望向窗外,窗外的人神情复杂的看着江慵赋,心疼,难过,爱怜,还有一些说不出是什么的什么复杂的东西。那眼神有些像一个溺水的人,有着绝望的希望。
   
    他只是一言不发的安静离开了,直到最后一片紫色的衣角消失不见,他注视着的人都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
    本就牵错的红线,纠缠着系成了没有退路的死结。

日常自娱自乐,还有催更 @三日月★華
说好的联文呢,拖了四周你很皮诶,你不知道约等于一个月了^_^
先答应我写文居然跑去给其,他,女,人画人设?
还是前几天答应的?
呵,女人。
我伤心了,快哄我¬_¬`

玄泱-江枫渔火梦千盏

★本文纯属瞎写请勿当真
★人物大多脑残球不打
★幼儿园文笔槽点满地预警
★因为主角厉害一点比较好写
    所以可能紫亭什么都会emmm。。。能不打我吗😂

魔界-葬秋岛行记(一)
      迷蒙潮湿的雾气泛着诡异的蓝紫色,穿行在其中,打湿了纱制的罩衫。
静的出奇,入耳只有陈旧小舟的吱呀声和木桨拨出的粘稠的水声。那船又破又小,似乎下一秒就要散架。
     “老人家,这里除了你我,就没有其他的活物了吗?”青年有着一副让人听了舒坦的温和嗓子,老人听他声音好听,态度又好,阴沉的脸色有些好转。
     “公子,和您说句实话,我在这里撑了这么多年的船,除了人,连只虫子都没有。管它普通的动物还是灵物 ,有气的都不敢放出来,一放啊,不到一刻钟就死了。”
     那青年不着痕迹的皱皱眉,还是微笑道:“多谢您告知。”老人稳稳的撑着篙,问道:“公子又是为何到这里来了?公子举止端庄静雅,应当不是这魔界之人吧。”青年笑道:“在下乃灵妖界之人,到此葬秋岛是为求秘宝一面。”
     “公子看上去不像那追名逐利之人啊。”老人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阴冷,用力一跺脚,小舟摇摆不定,老人腾空而起,抽出藏在斗笠下的刀直直劈下。
     明明一直盯着的人瞬间不见了,一刀劈在了船舱底部的符咒上。脚腕发力拧身,肢体在转到背面时瞬间僵硬不能动弹。额头上是一张三指宽的窄符,黑底珠紫,纹路细腻温雅,和这个“温柔”的人如出一辙。
     看见老人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似的瞪着他,青年忍着笑,微微垂首施了一礼:“在下灵妖界水佩风裳阁主,江紫亭。”一举一动,端的是玉树临风温柔雅致。
但是再好看也被这位“老人家”狠狠剜了一眼。江紫亭无奈笑道:“是在下失礼了,刘姑娘。姑娘不必担心,只是普通的定身符。”
     “那还不快给本小姐摘下去!”干枯瘦弱的老人身体,声音却是妙龄少女,饶是江紫亭也头皮发麻。说一声“失礼了。”用指尖拈着符尾轻轻撕下。那老人摇身一变,变成了少女模样,浓妆艳抹,身材曼妙。“哼,还‘只是普通的定身符',就你这种人,什么普通的符到你这都能要人命!”
     “那在下就当是夸奖,谢刘姑娘谬赞了。”刘冥儿又翻了个白眼给他。“我看你和那些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,也亏得你能在江湖上混个君子的美名。”
江紫亭对此表示冤枉。
     “在下只是求葬秋岛血滴子一见,一睹真容,记录在案便告辞。没有要抢夺此物的意思。”江紫亭看着她系船,说道。
刘冥儿半信半疑的看着他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迟疑着问:“只是记录在案?”“只记录在案。”
     “跟我来吧。”说着她走在江紫亭身侧微微靠前的地方开路。胸前波涛汹涌,偏偏魔族人大都衣着暴露,深深的沟壑白花花的肉颤啊颤。
     江紫亭想起自己那沉迷女色的弟弟,突然有点头疼。其实魔族的人和兽族的人发育的都很早,刘冥儿的身材对比来说只能算是还不错。深蓝色镶银的短软甲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肢,蓝色长高开叉裙罩着黑色的紧身皮短裤和一双修长的腿,蹬着及膝的长筒黑皮靴,成熟性感而且行动方便。
     只可惜江紫亭心不在此,目光四处游移观察环境。
葬秋岛上丛林密布,曲折的窄窄土径旁常有低矮的紫黑色灌木丛,这种灌木是魔界的特有物种,被居民称为“紫辛”。树高二尺半,叶卵形,结紫色浆果,味道辛中带甜,对治疗外感邪毒有很大的好处,茎叶味道辛涩,用来祛除这里的阴湿气正好。
     随着渐渐深入岛内,阴郁的雾气也渐渐淡了。处于岛边缘时被雾气遮住的高大乔木伫立在眼前,这座岛屿常年被雾气笼罩,阳光稀薄,为了争夺这一点阳光,植被颜色较深,甚至很多呈紫黑色。
     江紫亭呼了口气,松了松衣领,闷湿的空气就算是居住在温暖湿润的森林中的他也难以接受,这里的雾气并不跟森林早晚时产生的一样友好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而且由于附近的海底火山时常爆发,暖流上升冲到岛上,热量被雾气吸收而且无法扩散出去,岛内的空气就变得十分闷热,这可就苦了江紫亭,他虽知道附近气候湿热,却并没有料到这座岛屿这样的闷,长袍简直就是累赘,可他又不能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挽起袖子撩起下摆,只好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淡定从容。
     刘冥儿心笑他穿的厚,现在该热的不行了,回头一看,身后的人勾着浅笑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,手中却多了把折扇摇着。
     刘冥儿突然想逗他一逗,直接从他手里抢过,笑道:“哎呀江公子,你这扇子好漂亮啊,画了莲花题了字,还坠着好看的扇坠儿呢。”她笑嘻嘻的把玩着,问道:“这是公子家的莲池吗?既然印着公子的私印,那就是公子画的咯?公子不愧是善书善工笔啊,连扇坠都是上好的方析紫玉,啧啧啧,真是有钱,这把扇子值好大一笔钱呢,送我怎样?”
     她连珠炮似的说着,完全不给江紫亭时间要回扇子,径自快步向前走着。她一走,江紫亭怕跟丢,自然就跟着快了,再跟上时,他鬓角和刘海的碎发都湿透了,贴在脸颊上,微微喘着气,无奈的说道:“姑娘,这扇子毕竟是在下的贴身物件,送给姑娘恐怕有些不合适,姑娘若是喜欢,在下改日给姑娘另画一把。这把就还给在下吧。”
     “改日?改日是几日?本小姐就喜欢这把。”看着江紫亭为难的表情,刘冥儿舒畅极了,只觉得终于出了口恶气,又补了一句:“你若是不给我,我就不带你去了。”
     江紫亭心中犯难,毕竟搜集这些资料是他亲口许诺渚砂的,不能不做,可男子的贴身物件随便赠予不相干的女子又实在不合礼数。
     这可如何是好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 「黛山葬邪骨,孤岛秋花飞。」

玄泱——(俗套到死的)总设定

☆看这满地是雷的什么玩意。(悲壮)
☆看这乱七八糟的文笔。
◎总起
人,妖,冥三界千万年来始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。近年来却因为一件秘宝的出世而日渐动荡。三界破坏了互不侵犯的条约,擅自逾越界河,一场席卷三界的战争一触即发。
⊙人界
人界分一百六十二国,渚桑,云倪,秦非,封勾,樊源五国为首,周边国家附属之。明文规定,不得干涉他国事务。国间虽立界,但门派势力皆广纳贤士,不受阻拦。
☆幽月阁为最为隐秘的势力之一,平庸之辈不得入阁,冥界魔族鬼怪不得入阁,无缘之人不得入阁,虽不以鸡鸣狗盗为耻,却不留心性不端之人。阁中精英皆立于各界巅峰不败之地,早年便与冥界交恶,立阁多年仍是争斗不断。
三界大国、权贵皆企图拉拢,无奈太过神秘,难寻踪迹,阁中之人遍布天下,若有幸得见,问其阁址,皆一笑而过,曰:“君可自寻,有缘自见。”遂翩然而去。
曾言「幽冥凌月之日,阁影得见之时」,晦涩难懂,时人不敢妄加揣测。
⊙妖界
妖界一分为二,于人界之上者,因其祥瑞,敬为神灵,下者,聚天地之灵气,化而为精、灵。 因族中护有至宝,乃族兴盛之本,冥界之人贪婪,常越界侵而掠之。
妖种混杂,修为高者可褪壳化形,皆貌美,有传言「入了妖界 ,便不回去了罢。」其中原因,众说纷纭,各执一词。
虽同是妖,毕竟不是同类,借着天然屏障分为各方势力,由妖首领导,但多数生性不喜杀戮之事,多年来倒也相安无事
⊙冥界
冥界是人们已知的,与记载中的地狱最为相似的地方,要说有什么不同,大约是冥界的美景与美人。这里的人嗜杀成性,恶贯满盈,最令人作呕的案件多半处于他们之手。残暴冰冷的性情已融入他们的骨血之中代代相传,值得庆幸的是,似乎是因为杀孽太重,冥界虽是出了名的纵情声色却地广人稀,难以像人类一般开枝散叶。
冥界也不全是作恶多端之人,但人心不古,谁又了解谁呢。
@三日月★華
华子你的正文设定接好w

玄泱幽月——看之前的温馨提示

◎搞事
◎幼儿园文笔
◎设定千奇百怪(大约是古风)
◎有不少借鉴其他作品的成分
    (尤其是地名翻了一堆书)
◎内容槽点满地遍地踩雷
   称得上是五雷轰顶外焦里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