辞凝/云梦江家

这里小辞请多指教w
江澄←他超好的☆☆☆

玄泱-江枫渔火梦千盏

★本文纯属瞎写请勿当真
★人物大多脑残球不打
★幼儿园文笔槽点满地预警
★因为主角厉害一点比较好写
    所以可能紫亭什么都会emmm。。。能不打我吗😂

魔界-葬秋岛行记(一)
      迷蒙潮湿的雾气泛着诡异的蓝紫色,穿行在其中,打湿了纱制的罩衫。
静的出奇,入耳只有陈旧小舟的吱呀声和木桨拨出的粘稠的水声。那船又破又小,似乎下一秒就要散架。
     “老人家,这里除了你我,就没有其他的活物了吗?”青年有着一副让人听了舒坦的温和嗓子,老人听他声音好听,态度又好,阴沉的脸色有些好转。
     “公子,和您说句实话,我在这里撑了这么多年的船,除了人,连只虫子都没有。管它普通的动物还是灵物 ,有气的都不敢放出来,一放啊,不到一刻钟就死了。”
     那青年不着痕迹的皱皱眉,还是微笑道:“多谢您告知。”老人稳稳的撑着篙,问道:“公子又是为何到这里来了?公子举止端庄静雅,应当不是这魔界之人吧。”青年笑道:“在下乃灵妖界之人,到此葬秋岛是为求秘宝一面。”
     “公子看上去不像那追名逐利之人啊。”老人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阴冷,用力一跺脚,小舟摇摆不定,老人腾空而起,抽出藏在斗笠下的刀直直劈下。
     明明一直盯着的人瞬间不见了,一刀劈在了船舱底部的符咒上。脚腕发力拧身,肢体在转到背面时瞬间僵硬不能动弹。额头上是一张三指宽的窄符,黑底珠紫,纹路细腻温雅,和这个“温柔”的人如出一辙。
     看见老人仿佛用尽全身力气似的瞪着他,青年忍着笑,微微垂首施了一礼:“在下灵妖界水佩风裳阁主,江紫亭。”一举一动,端的是玉树临风温柔雅致。
但是再好看也被这位“老人家”狠狠剜了一眼。江紫亭无奈笑道:“是在下失礼了,刘姑娘。姑娘不必担心,只是普通的定身符。”
     “那还不快给本小姐摘下去!”干枯瘦弱的老人身体,声音却是妙龄少女,饶是江紫亭也头皮发麻。说一声“失礼了。”用指尖拈着符尾轻轻撕下。那老人摇身一变,变成了少女模样,浓妆艳抹,身材曼妙。“哼,还‘只是普通的定身符',就你这种人,什么普通的符到你这都能要人命!”
     “那在下就当是夸奖,谢刘姑娘谬赞了。”刘冥儿又翻了个白眼给他。“我看你和那些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,也亏得你能在江湖上混个君子的美名。”
江紫亭对此表示冤枉。
     “在下只是求葬秋岛血滴子一见,一睹真容,记录在案便告辞。没有要抢夺此物的意思。”江紫亭看着她系船,说道。
刘冥儿半信半疑的看着他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迟疑着问:“只是记录在案?”“只记录在案。”
     “跟我来吧。”说着她走在江紫亭身侧微微靠前的地方开路。胸前波涛汹涌,偏偏魔族人大都衣着暴露,深深的沟壑白花花的肉颤啊颤。
     江紫亭想起自己那沉迷女色的弟弟,突然有点头疼。其实魔族的人和兽族的人发育的都很早,刘冥儿的身材对比来说只能算是还不错。深蓝色镶银的短软甲露出一截白皙的腰肢,蓝色长高开叉裙罩着黑色的紧身皮短裤和一双修长的腿,蹬着及膝的长筒黑皮靴,成熟性感而且行动方便。
     只可惜江紫亭心不在此,目光四处游移观察环境。
葬秋岛上丛林密布,曲折的窄窄土径旁常有低矮的紫黑色灌木丛,这种灌木是魔界的特有物种,被居民称为“紫辛”。树高二尺半,叶卵形,结紫色浆果,味道辛中带甜,对治疗外感邪毒有很大的好处,茎叶味道辛涩,用来祛除这里的阴湿气正好。
     随着渐渐深入岛内,阴郁的雾气也渐渐淡了。处于岛边缘时被雾气遮住的高大乔木伫立在眼前,这座岛屿常年被雾气笼罩,阳光稀薄,为了争夺这一点阳光,植被颜色较深,甚至很多呈紫黑色。
     江紫亭呼了口气,松了松衣领,闷湿的空气就算是居住在温暖湿润的森林中的他也难以接受,这里的雾气并不跟森林早晚时产生的一样友好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而且由于附近的海底火山时常爆发,暖流上升冲到岛上,热量被雾气吸收而且无法扩散出去,岛内的空气就变得十分闷热,这可就苦了江紫亭,他虽知道附近气候湿热,却并没有料到这座岛屿这样的闷,长袍简直就是累赘,可他又不能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挽起袖子撩起下摆,只好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淡定从容。
     刘冥儿心笑他穿的厚,现在该热的不行了,回头一看,身后的人勾着浅笑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,手中却多了把折扇摇着。
     刘冥儿突然想逗他一逗,直接从他手里抢过,笑道:“哎呀江公子,你这扇子好漂亮啊,画了莲花题了字,还坠着好看的扇坠儿呢。”她笑嘻嘻的把玩着,问道:“这是公子家的莲池吗?既然印着公子的私印,那就是公子画的咯?公子不愧是善书善工笔啊,连扇坠都是上好的方析紫玉,啧啧啧,真是有钱,这把扇子值好大一笔钱呢,送我怎样?”
     她连珠炮似的说着,完全不给江紫亭时间要回扇子,径自快步向前走着。她一走,江紫亭怕跟丢,自然就跟着快了,再跟上时,他鬓角和刘海的碎发都湿透了,贴在脸颊上,微微喘着气,无奈的说道:“姑娘,这扇子毕竟是在下的贴身物件,送给姑娘恐怕有些不合适,姑娘若是喜欢,在下改日给姑娘另画一把。这把就还给在下吧。”
     “改日?改日是几日?本小姐就喜欢这把。”看着江紫亭为难的表情,刘冥儿舒畅极了,只觉得终于出了口恶气,又补了一句:“你若是不给我,我就不带你去了。”
     江紫亭心中犯难,毕竟搜集这些资料是他亲口许诺渚砂的,不能不做,可男子的贴身物件随便赠予不相干的女子又实在不合礼数。
     这可如何是好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 「黛山葬邪骨,孤岛秋花飞。」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