辞凝/云梦江家

这里小辞请多指教w
江澄←他超好的☆☆☆

江枫渔火梦千盏——清明了,东北下雪了😂

    错结(1)

    玄泱公历 一五四七七二四年 五月

    “莲花儿,你当真要去?”宸影皱着好看的眉毛,冷冷的说:“你可别死在外面,没人给你收尸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就是另外的事了,就算真的罹难,不是有你吗?”江紫亭笑着调侃。
   
    “你......随你吧。”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,艳红色的衣衫在清冷的建筑中像是一丛火焰。
   
    “兄长。”江慵赋慢悠悠的飘过来,他今天换了水红的薄罗衫,脸色似乎更苍白了几分。“你一定要走吗?一定会有人趁你不在欺负我的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江紫亭看见他眼底笑意,指节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,回道:“有谁敢欺负你这个祖宗呀,我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?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伸手环住江紫亭,埋在他胸口嗅着清香。“都多大的人了,这样黏我像什么样子。”嘴上说着,却抄起江慵赋抱在怀中,倚在软椅上。怀中的人懒散得像是没有骨头,江紫亭沉默了一会,有些心疼的说:“赋儿,你又瘦了。”“唔?”江慵赋含混不清的哼了一声。“没事。”他顿了一下,补充道:“今天就委屈委屈你吧。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似乎有些不满他的这种说法,迷迷糊糊的说:“不委屈......”
   
    “哦?与其窝在我这里,与美人醉饮三千,谈笑风生不是更好╮( ̄▽ ̄)╭”
   
    “醉倒在美人怀里哪里比得上兄长温香软玉......兄长的温柔乡才是最醉人的......紫亭......”
   
    “......没大没小的。你身子都这样了,最近多少节制些。”江紫亭一阵头疼。“紫亭说什么都对。”江慵赋一副笑眯眯的样子,怕是连他说什么都没听清就应承了下来。江紫亭拿他没办法,没再说话,搂着他哄着睡了。
   
    他把江慵赋小心抱回房间,掖好被角,悄声带好行李离开。只是前一刻还在酣睡的人,在他离开时瞬间清醒,趴在窗口凝望。
   
    “就算贪恋美姬,天天在脂粉堆里也是会腻的啊,这让我如何不时时念着兄长的好呢?”江慵赋眸色暗沉,一改平日里病恹恹的样子,信步回到天音阁取琴,本想直接离开,刚踏出主楼就被叫住了。
   
    说话的人站在窗下看着他,墨发蓝眸,薄厚适中的红唇漾着炫目的笑容。一袭白衣,宝蓝的祥云纹雅致,衬得那双眸子越发深邃。是同阁的诩晨,很明朗温厚的一个人,却又令人看不透。他和江慵赋的关系不错,见他看回来,还招招手。
   
    “你怎么了,脸色很差。”诩晨敲了敲桌子,问道:“喝一杯吗?”江慵赋收好琴,拂衣坐下,还是平常那副懒散的样子 却被诩晨嫌弃道:“喂喂,你这是什么意思,故意告诉我`爷很好,爷没事’就省省吧。”诩晨给他倒了杯酒,推到他跟前:“尝尝,今年新酿的醉玉楼。”江慵赋拈起瓷杯抿了一口。
   
    “好酒。香味清冽,看似浅淡实则浓郁醇香,入口不灼且略带一丝甘甜。今年加了灵仙界的榴杏花?”江慵赋可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。“就是有些太醉人了,就算是我也喝不了几杯啊。”江慵赋不禁为此感到一丝惋惜。
   
    “我的哥哥呀,你这舌头也太刁了,一缸酒里就拈了几朵进去。”诩晨一脸的不可置信。“你怎么尝出来的?”
   
    “兄长养的好罢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果然是你哥哥呀。”诩晨笑意更深了。
   
    “......”江慵赋没有回答,回身把半满的小酒杯对着外面的阳光,赞道:“这可是上好的薄胎瓷,你哪来的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先告诉我你和你哥怎么了,不会......吵架了?”诩晨接过他的杯子斟满,却不递给他,江慵赋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那修长五指下的白瓷小杯,有些缺少血色的手支着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——忧郁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有种病态美。只是在诩晨眼中就是缺爱的颓废小孩。
   
    “吵架而已,你平常不是很会说嘛,把你跟那些`红颜知己'说话时的甜言蜜语拿出一成就够哄好你哥的了。毕竟他那么疼你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他也只是疼我罢了,而且哥哥从来都不会和我吵,只要是不触及底线的事情,他都顺着我来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哦,不过你哥哥毕竟是一阁之主,就算你们那边体制类似帮派,没有多少事情,但他也没多少时间照顾你啊。。你这小孩子脾气恐怕就是你这好哥哥一手惯出来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就这么任性吗......还有我和天天黏着自己的娘亲的幼童不一样,我好歹也是个成年男子,我有独立的能力,努力一些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的(´._.`)”江慵赋趴在桌子上,难得的露出了委屈的表情。
   
    诩晨差点没笑出声来。“这般感人肺腑的话你应该和你哥哥说,他听了肯定会开,不,被你吓到哈哈哈。”江慵赋心里泛苦,想:我是真的希望有朝一日能将他护在身后啊。
   
    可惜这些话只能对自己说说罢了。
   
    他江慵赋这辈子也就只能靠着兄长混沌度日,在他为自己铺好的一方温暖天地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,看似逍遥自在率性潇洒,其实心中不知多少矛盾折磨。
   
    “兄长对我,实在太娇惯了啊。”江慵赋幽幽叹了一句,被酒精熏得发红的眼眶加上他苍白的脸色,看的人心里发酸。
   
    “唉,你们到底怎么了?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忍了忍快挤出眼框的泪水,扯了扯被自己攥出褶的衣袖,声音低沉,仿佛哽咽:“只是我的痴心妄想罢了。得不到的终是不能强求啊。”
   
    江慵赋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,却越喝越难过,到最后伏在桌子上,连抽泣都不发出一丝声响,脆弱的肩无力而绝望的微微颤抖,求不来的,哪怕他付出仅剩的一颗真心也求不来的。
   
    诩晨觉得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,抬头望向窗外,窗外的人神情复杂的看着江慵赋,心疼,难过,爱怜,还有一些说不出是什么的什么复杂的东西。那眼神有些像一个溺水的人,有着绝望的希望。
   
    他只是一言不发的安静离开了,直到最后一片紫色的衣角消失不见,他注视着的人都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
    本就牵错的红线,纠缠着系成了没有退路的死结。

日常自娱自乐,还有催更 @三日月★華
说好的联文呢,拖了四周你很皮诶,你不知道约等于一个月了^_^
先答应我写文居然跑去给其,他,女,人画人设?
还是前几天答应的?
呵,女人。
我伤心了,快哄我¬_¬`

评论

热度(2)